热门
最新
推荐
首页 >> 教育 >> 允许“罚站罚跑”,德国经验值得借鉴
允许“罚站罚跑”,德国经验值得借鉴
添加日期:2019-11-11 08:40:49     点击次数:2924
[摘要] 近日提交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初审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拟允许老师实行“罚站罚跑”,并明确与体罚或变相体罚作出区分。细化“罚站罚跑”,避免成变相体罚 在此语境中,广东省及时推出新的立法

数据图表、图片和文本无关。北京新闻的视频截图

惩罚站立和奔跑是体罚吗?《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近日提交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进行初步审查,旨在允许教师“惩罚学生的站立和奔跑”,明确区分体罚和变相体罚。

这是继中央、国务院在《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中提出“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后的第一项省级举措。这也是我国第一次通过立法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值得肯定。

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体罚,但教师不能对学生束手无策。

我记得我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惩罚我站起来逃跑是很常见的,也就是说,打耳光和打屁股是很常见的,我也是经常被惩罚的学生。作为一个受惩罚的人,我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体罚。我认为体罚没有任何效果,因为它总是会被那些淘气的孩子惩罚,这就说明体罚没有效果。

事实上,大量的研究也表明体罚不仅没有效果,而且会代代相传。遭受体罚的儿童更有可能像成年人一样使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但是从教师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一定的惩罚措施,教师很难履行其教育职责。此外,适当的惩罚本身就是对行为的负面评价,除了纯粹的惩罚之外,它还对教育起着指导作用。

中国的《教师法》、《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都禁止体罚、变相体罚和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然而,在实践中,这些规定被理解得过于宽泛,常规的纪律措施,如长期处罚和连续处罚,往往被视为体罚,因此许多家长对此过敏。去年,湖南老师处罚学生,非法拘留他们七小时几分钟。虽然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它也显示了一些家长的错误观念,即“站起来的惩罚就是体罚”。这些事件被放大后,老师们完全不敢管教他们的孩子。越来越多的“熊海子”和欺凌事件频频发生。

体罚是不允许的,教师没有明确地被赋予管教孩子的权力,导致教师在许多情况下无能为力,教学秩序和课堂秩序无法得到有效维护。没有责任感的老师让自己去找熊海子。有责任感的教师必须承担法律责任的风险,承受来自父母的巨大压力。“学校噪音”经常发生,一些学校领导经常将教师作为受害者推出,以平息事态。教师冷酷无情,教育质量无法保证。

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可以想象,受过训练的孩子既不尊重老师,也不尊重其他学生。怎么能指望他们维持基本的社会秩序?

完善“立功处罚”,避免变相体罚。

在这种背景下,广东省及时出台新的立法赋予教师惩戒权具有重要意义。

据媒体报道,该草案赋予教师惩罚站立和跑步的权力。当学生违反纪律时,他们可以被命令站立、慢跑和其他适合他们年龄和身心健康的教育措施。这些规定无疑具有重大的进步意义。有了这样的纪律措施,教师不仅能有效地维护教学秩序,还能让违反纪律的学生通过纪律措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在此,我只能进一步批评,希望立法者能够进一步完善草案,以避免合理的纪律处分,并将其转化为一些恶意的体罚措施。

事实上,对地位的惩罚只是一种抽象的表达。显然,惩罚站在烈日下或寒冷的风雪中的学生是不合理的惩罚。惩罚时间过长,或者惩罚学生以特定的姿势站立,也可能成为变相的体罚。罚球也是如此。

总的来说,这一规定可能会更加详细。一些国家将有更明确的规定。例如,德国的一些州规定,校长和讲师最多可以站两个班,校长有权站四个班。原则上,课堂上的学生应该被罚款,否则就等于停课,这是一种更严重的纪律措施。除了罚款等常规措施外,教师还可以训斥学生,暂时没收物品,要求学生留在学校做作业,情节严重的还可以换班。

这些草案并没有规定,如果只是宽泛地规定对站立和跑步的惩罚,一方面,教师拥有充分的纪律处分权是不够的,另一方面,教师可能会滥用这种权力。

据《新京报》报道,广东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司工作人员表示,草案仍处于审议阶段,教师惩戒权细则的最终内容仍不确定。将来会有第二次审判和第三次审判。在此过程中,可能会进行修正和讨论,以使其更加合理和为公众所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没有立法能够明确界定所有问题,因此应该确立一项基本原则,即所有纪律措施都应该适当,并为教育目的服务,这一标准只能由教师来衡量。

□袁志杰(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国家第一部儿童法律教育图画书《正义岛》的合著者)

编辑:李冰冰校对:李丽君

极速赛车购买 重庆彩票网 澳门金沙